動態信息

                                            省級高水平高職學校專欄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動態信息 > 省級高水平高職學校專欄

                                            王亞南 成 軍 | 高職院校高水平專業群建構:內涵意蘊、邏輯及技術路徑

                                            時間:2020-12-08 信息來源: 作者: 瀏覽次數: 【打印本頁】 分享到:

                                            原創 奮進的 大學教育科學  6天前


                                              摘要: 專業群建構的實質就是要對所服務的區域產業集群中的技術技能型職業崗位群進行精準分析與定位,開設并組建能夠同服務面向的職業崗位群精準對接的專業群,這是一個動態的生態化過程,專業群與區域產業集群應保持緊密的動態耦合匹配。當前高職院校專業群建構存在著"臨時抱佛腳""新瓶裝舊酒""學科化"的誤區。根據專業群所服務面向的職業崗位群之間的關聯方式,可從學科技術關聯、行業業務關聯、組織管理方式三個維度將專業群建構為以下四種主要模式:學科技術型、行業聚焦型、行業松散型、緊密復合型。高職院校高水平專業群的建構須對服務所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內部的職業分工協作展開深入調查,依據職業崗位群的內在知識關聯組建適宜的專業群。

                                              關鍵詞:高水平專業群;"雙高計劃";專業建設;專業群建構;高職院校


                                            專業群建設是當前高職院校有效應對區域產業集群化、鏈條式發展的重要舉措。高職院校通過專業群建設可以增強自身適應區域產業結構不斷調整變化的能力,是一種兼具穩定性與靈活性的專業設置模式,專業群發展的生命周期要遠長于單一專業。"專業群建設絕不是不同專業之間的算術加法,而是基于所服務的區域產業集群上不同職業崗位群的相互關聯而建構的能夠實現跨界、協調、互通而又一貫的人才培養新載體",是對傳統專業建設范式的一種革命。當前高職院校已經日益認識到專業群建設的重要價值,但在建設思路上仍然未能超越傳統專業建設路徑的窠臼,缺乏建"群"意識,集中表現在專業群組建上的盲目性與隨意性。而專業群組建作為專業群建設的首要工作,直接決定專業群資源整合的方向與路徑,之于專業群建設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影響。然而,當前關于專業群組建的研究觀點多元、莫衷一是,已經提出的專業群組建依據有"產業鏈""職業崗位群""學科基礎""共通資源""專業目錄"等等。為了能夠提升高職院校專業群治理的科學水平,有必要對高水平高職院校專業群的組群經驗進行學理分析,從而概括歸納出高職院校專業組群的內在規律及一般技術路徑。

                                            一、高職院校高水平專業群建構的內涵意蘊

                                            以往"專業群組建"的話語內涵過于強調專業群的組建是一個靜態的、結果性的并且完全可以通過人為干預進行控制的過程。而筆者認為,專業群組建是一個因應內外部環境變化而不斷發展的動態化過程。因此,"專業群建構"一詞所表達的內涵更貼合本研究的主旨。所謂專業群建構,就是在對服務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中的技術技能型職業崗位群進行精準分析與定位的基礎上,開設并組建能夠同職業崗位群精準對接的專業群。這是一個動態變化的生態化過程,人為的控制應該順應專業群建構的內在規律,專業群建構應同區域產業集群之間保持動態的耦合匹配。

                                            (一)專業群建構與區域產業集群應保持動態耦合匹配

                                            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的有機銜接是當前推進人力資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迫切要求,對新形勢下全面提高教育質量、推進經濟轉型升級具有重要意義。產業鏈伴隨著技術進步與發展、地區產業結構調整與梯度轉移、社會需求變化而處于不斷的延伸或萎縮之中,而高職教育的"職業性"決定了高職院校專業群建設要與區域產業鏈實現時空對接。如圖1所示,職業教育服務區域經濟發展的本質屬性決定了教育鏈、人才鏈、產業鏈"三鏈"之間具有內在的一致性,AB為教育鏈,AC為人才鏈,AD為產業鏈。人才鏈是產業鏈與教育鏈銜接的中介橋梁,教育鏈與人才鏈組成人才供給側(ABC),產業鏈與人才鏈則組成人才需求側(ACD)。教育鏈中的E點為學科專業體系,F點為人才類型與規格,G點為職業崗位群。人才鏈匹配產業鏈的實質就是要縮小BD(供需匹配度)以及EG(專業與產業匹配度)之間的距離,而縮小的關鍵就是要實現專業布局和服務面向與產業鏈條中的職業崗位群相匹配。高職院校專業群優化調整應始終以人才鏈與產業鏈對接度為指針,對核心專業"強鏈"、缺失專業"補鏈"、新興專業"建鏈"、過時專業"撤鏈",不斷優化專業結構,提高專業布局與區域產業結構匹配度。



                                            (二)專業群建構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而不是靜態的結果

                                            專業群是專業的集合,但絕不是若干個看起來相關的幾個專業組合起來就可以稱之為專業群。"高職院校的專業不是對學科體系專業分類的簡單復制,而是對真實的社會職業群或崗位群所需要的共同知識、技術和能力的科學編碼,是職業行動體系歸納的結果。"職業教育的職業屬性決定了專業與產業、職業對接的"職業聯系"是高職院校專業群建構的根本邏輯。因此,專業群的建構應竭力避免從學校、教師內部視角進行組群,也應避免照搬普通高校學科化的組群思路,從而造成學校專業組群脫離產業發展的人才需求。區域產業集群的發展都存在著一定的生命周期,尤其隨著智能化時代的到來,職業世界呈現出了"工作過程去分工化、人才結構去分層化、技能操作高端化、工作方式研究化及服務與生產一體化"的特征。新技術、新工藝的廣泛應用,不僅對宏觀產業布局調整帶來強烈的沖擊,對于產業內部職業崗位群的分布模式以及協作關系也帶來革命性的影響。"產業的內涵和外延在迅速變化,產業轉型升級、產業鏈延伸交叉,跨領域、復合型工作種類越來越多,大部分技術技能人員需要進行動態的技術能力調整。"正是由于區域產業發展處于一種動態變化的過程,這從根本上決定了專業群的發展同樣需要因應產業發展的變化而不斷進行優化調整。

                                            (三)專業群建構是一個生態化過程而不是學科專業的簡單堆砌

                                            如果用一種隱喻來對專業群建構過程進行類比的話,這一過程更多的是一種自然物的成長過程而不是人造物的建造過程。前者認為任何事物發展的根本動力源泉來自于事物自身而不是人類的規劃設計,事物的發展過程是事物自身結構逐步展開的過程,是結構中各種因素博弈互動的結果而不是人類意志的展開過程。人類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干預" 事物發展的過程,無法完全對發展過程進行精準控制。專業群建構是一個生態化的過程,這意味著何種專業組建成群應取決于學校服務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發展的現狀及其對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而不是取決于學?,F有的專業基礎和主觀組群意愿。而且,專業群自身的發展變化有其自身的特有規律,專業群建構應始終與區域產業集群保持同頻共振的一致步調。高職院校專業群的建構應尊重這一客觀規律,對專業群建構過程的干預更應該順應這一規律,不能完全基于自身的主觀意愿進行控制。

                                            二、高職院校高水平專業群建構存在的現實誤區

                                            專業群組建是專業群建設的首要問題,唯有實現專業群的科學組建才能夠真正發揮"集群"優勢。倘若所組建的專業群沒有經過深入地產業調研就隨意"拉郎配",那就不僅不能發揮專業群資源共享、協同發展的優勢,反而會造成群內各專業之間的相互"扯皮"和"內耗"。

                                            (一)專業群建構"臨時抱佛腳"

                                            部分高職院校開展專業群建設的動機不是出于服務區域產業發展的需要,而僅僅是為了通過專業群的"包裝"申報政府的相關項目。在功利性動機之下,專業群組建的方法通常就是按照一定的評價標準對現有的專業進行"排隊",然后按照政府項目評審的要求擇優申報,所以就會出現某一個專業在不同的時間屬于不同專業群的怪象。這一組群邏輯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實現項目申報的成功,所以專業群組建僅停留于文本層面,在辦學實踐中并不會真正地按照申報書中所寫的內容展開實質性的建設。之所以出現這一現象,主要是因為政府在進行項目評比時主要基于文本材料,在繁重的評比任務下,最為簡便和客觀的方法就是對專業群已經取得的一些標志性成果(學生技能競賽獲獎、現代學徒制試點、教學資源庫主持單位等)和一些定量指標(就業率、技術交易到款額、培訓服務到款額等)進行累加評比。顯然,"建群邏輯"這些較為軟性和主觀的內容很難作為衡量專業群建設水平的主要依據。因此,在功利性動機下專業群的建構僅停留于文本層面,名義上的組群專業仍然在辦學過程中各行其是,無法真正發揮組群發展的優勢。

                                            (二)專業群建構"新瓶裝舊酒"

                                            部分高職院校開展專業群建設時缺乏對區域產業發展現狀的充分調研,專業群組建工作就是對舊有專業教學資源的重新整合。在缺乏對區域產業發展趨勢及崗位人才需求進行深入調查研究之下,僅憑自身的主觀經驗就將一些原有專業組建成群。之所以出現這一現象,同當前高職院校專業群組建的工作模式有著直接關聯,因為很多高職院校在開展專業群建設時按照科層化管理的邏輯將專業群建設任務層層分解與下放。然而,專業群的組建與優化必然涉及到院系的調整與重構,"專業群建設的本質是打破原有的專業組織、制度、資源的約束和限制,通過跨專業的形式改變現有的基于工作崗位的窄口徑的人才培養模式。"由于牽涉到重大的利益調整,基層教學組織是沒有足夠的權限與動機進行"自我革命"。所以,在這一工作模式下的專業群建設只能在既有的專業群布局架構下進行微小的調整,很難打破既有的利益格局,難以做到真正根據區域產業鏈與專業群的內在邏輯關聯進行組群。

                                            (三)專業群建構"學科化"

                                            由于眾多高職院校教師主要畢業于學術型高校,他們對職業教育專業設置模式可能缺乏深入的認知與了解,往往以學科分類思維作為組建專業群的主要依據,僅著重考慮專業之間的學科基礎,缺乏對專業所對應的職業崗位基礎的深入調查,從而造成專業群與區域產業發展人才需求的脫節。"本科教育組建專業群的主要目的是促進學術知識的生產,因此其更多地從科學研究突破的角度尋求專業群編組的知識邏輯;高職教育組建專業群的主要目的是促進技能型人才培養,因此它更多地應從復合型應用人才培養的角度尋求知識邏輯。"例如,機器人產業屬于典型的交叉學科領域,涉及材料、感知、信息、控制、機械、智能等眾多的學科門類,但如果按照傳統的學科設置模式進行組群,各個專業將分散在各個院系,學生僅能夠學習本學科范圍內有關機器人的相關知識。而企業所需要的學生則必須要了解各個學科領域內有關機器人的相關知識。這必然需要高職院校根據機器人產業相關職業崗位的需求打破學科專業壁壘,組建專門的培養機器人產業需求的專業群。

                                            三、高職院校高水平專業群建構的內在邏輯及基本模式

                                            高職院校專業群內部各專業之間的關聯實質就是專業所對應的職業崗位群之間的關聯,專業群建構的實質就是要對所服務的區域產業集群中的技術技能型職業崗位群進行精準分析與定位,并基于學校的辦學基礎和服務面向,根據職業崗位群所需知識、技術和能力素質的相關性組建并開設能夠同職業崗位群精準對接的專業群。"職業教育是從職業出發的教育,職業是職業教育的邏輯起點。職業關系同樣是專業群專業組合的依據,專業群不是人為組合而成的,它來自于客觀的職業崗位群對人才培養目標規格的需求。"高職院校采取何種專業群類型與所服務的區域產業集群發展階段、與內部技術技能型職業群分布的特征存在緊密的內在關聯??梢哉f,高職院校專業群是對所服務的區域產業集群職業崗位群的一種映射。因此,根據專業群所對應的職業崗位群內部不同職業崗位之間的兩種關聯模式(學科技術關聯與行業業務關聯)以及高職院校對專業群的組織管理方式,可以將專業群分成以下四種基本模式。

                                            (一)"強學科技術、弱行業指向、強組織管理"的學科技術型專業群模式

                                            該類專業群強調群內各專業之間具有共通的學科基礎和相關聯的技術領域,但在所對應的職業崗位面向上并不聚焦于某一特定行業之中,專業群所面向的行業類別較多,而且在對專業群的管理上采取以群建院(系)的組織管理模式。例如,浙江某高水平高職學校的機械制造與自動化專業群以制造終端技術鏈為紐帶,融合工業大數據和物聯網相關技術,聚焦產品設計、工藝裝備、制造檢測和數據管理等四大環節,面向精密模具設計、多軸數控加工、系統集成和生產過程數據分析等崗位群。該專業群服務面向學校所在地區的汽車關鍵零部件行業、智能農機裝備行業、現代五金行業等相關制造業。該類專業群較為注重各專業之間的知識關聯度而不聚焦于某一特定行業之中,各專業之間具有相似的學科基礎并處于同一條技術鏈條之中。選擇這樣一種組群方式的高職院校所處的區域一般中小企業占據主導,大型企業較少,區域產業集群呈現出"小企業、大聚集"的特征?;谝陨戏治隹芍?,"強學科技術、弱行業指向、強組織管理"學科技術型專業群所服務的產業鏈條中包含的行業類別較多且缺乏主導型行業,在產業內部分工協作主要以中小企業為主,而且該專業群服務于不同行業之間工作內容一致性程度較高的職業崗位群。

                                            (二)"強學科技術、強行業指向、強組織管理"的復合緊密型專業群模式

                                            該類專業群既強調群內各專業之間具有共通的學科基礎和相似的技術領域,同時又強調群內各專業所應對的職業崗位群之間具有十分緊密的行業業務關聯,而且在對專業群的管理上采取以群建院(系)的組織管理模式。例如,北京某高水平高職學校汽車制造與裝配技術專業群就是面向該區域的主導產業——高端汽車產業。學校先由校企合作專家組織力量對北京奔馳汽車有限公司等5家企業進行了職業崗位的調研分析,進而梳理出面向高職生就業的24個典型工作崗位,并將其歸納為"智能生產與控制""智能生產運行""智能質量管理""智能設備維護"4類崗位群,形成4種職業發展路徑。該校根據各類崗位群所需具備知識、技能、素養進行解構分析,確定"汽車制造與裝配技術""機電一體化技術""汽車檢測與維修技術""機械制造與自動化專業"組成專業群??梢?,該類專業群聚焦于汽車行業,而且各個專業之間具有共通的學科與技術基礎,各專業之間存在較高的知識關聯度。選擇這樣一種組群模式的高職院校所在區域一般中大企業占比較高,而且在產業鏈條中居于主導地位,人才需求的規模也較大且行業發展的成熟度較高,產業內部崗位分工較為精細。因此,如若學校服務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僅是產業鏈條之中的某一片段,并且該職業崗位群對技術技能型人才需求量較大的話,就可以圍繞產業鏈的局部片段且具有共通學科、技術基礎的技術技能型職業崗位群設置專業群。

                                            (三)"強行業指向、弱學科技術、強組織管理"的行業聚集型專業群模式

                                            該類專業群不強調群內各專業之間具有共通的學科基礎和相似的技術領域,但各專業所應對的職業崗位之間聚焦于某一特定行業并具有緊密的業務關聯,而且在對專業群的管理上采取以群建院(系) 的組織管理模式。該類專業群聚焦于特定產業鏈,基本涵蓋了整條產業鏈條中所有的技術技能型職業崗位,但由于所服務職業崗位群橫跨整個產業鏈條, 但產業鏈條中不同職業崗位群之間的能力素質要求相差較大,這導致各職業崗位群盡管聚焦于特定行業,但彼此之間缺乏共通的學科與技術基礎,也就是各職業崗位群之間的知識關聯度較低。例如,廣東某高職學校珠寶首飾技術與管理專業群緊密對接珠寶首飾產業鏈,包括首飾設計與工藝、珠寶首飾技術與管理、珠寶玉石鑒定與加工等專業,群內各專業分別服務于珠寶首飾產業鏈的上游、中游和下游,具有共同的行業背景。因此,如若高職院校所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產業鏈而且產業鏈條內部職業崗位群跨度不大,就可以根據行業產業鏈上中下游不同的職業崗位群設置該類專業群。

                                            (四)"強行業指向、弱學科技術、弱組織管理"的行業松散型專業群模式

                                            該類專業群同"行業聚集型"專業群并沒有實質性的區別,兩者都聚焦于特定行業之中,廣泛覆蓋所服務產業的技術技能型崗位,各專業之間在學科與技術領域的跨度較大。不同的是,該類專業群并不采取以群建院(系)的模式,而是采取了一種較為松散的教學組織模式,例如成立跨院系的專業群建設委員會來負責統籌不同院系在專業群建設上的資源統籌與合作。之所以采取這樣一種模式,主要是為了避免行業聚集型專業群在教學組織管理上存在的一些困境。由于行業松散型專業群聚焦于某一特定行業,而且試圖覆蓋該行業上的絕大多數技術技能型職業, 這就極有可能導致不同專業之間缺乏共通的學科與技術基礎。如果按照以群建院(系)的模式來進行管理,不同學科與技術背景的教師在合作上將存在較大的難度。而且,如果既要按照以群建院(系)的模式開展專業群建設,又要服務行業上的所有技術技能職業崗位群,這勢必要擴大群中專業覆蓋職業崗位群的范圍,而這無疑會增加教學管理的難度。因此,如若某高職院校服務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條,而且上、中、下游產業對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都很大,但職業崗位群之間的學科、技術關聯度不高,學校就可以組建行業松散型專業群,以更加靈活的方式提升服務區域產業發展的能力。例如,天津某高水平高職學校眼視光技術專業群,精準對接區域內視覺健康服務產業鏈的驗配技術、眼鏡設計、視光儀器、鏡片生產和視覺康復等崗位需求,以眼視光技術專業(驗配技術)為核心,包括了醫療設備應用技術專業、產品藝術設計專業(眼鏡設計方向)、眼視光技術專業(鏡片生產工藝方向)、眼視光技術專業(視覺訓練與康復方向)。其中,產品藝術設計專業就并沒有和其他專業在同一個學院進行管理,而是采取了較為松散的跨院系合作,因為該專業在學科技術基礎上同其他專業之間具有較大的跨度,而且將學生定位于某一特定行業之上也具有一定風險,因此采取跨院系的合作模式既有助于覆蓋產業鏈條相關職業崗位群,也便于教學管理。

                                            四、高職院校高水平專業群建構的技術路徑

                                            組建何種專業群,專業群內部各專業之間呈現何種邏輯關聯?這不能夠憑空設計規劃,也不能完全基于高職院校已開設的專業進行臨時拼湊,而是要依據產業發展的需求進行專業群的規劃與調整。既然職業是職業教育的邏輯起點,專業群建構首先要對服務所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內部的職業分工協作展開深入的調查,根據服務面向的職業崗位群知識、技能與素質的要求來組建適宜的專業群,并根據所組建的專業群自身所獨有的類型特征展開專業群建設。

                                            (一)產業剖析:明晰服務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類型與特征

                                            高職院校專業群建構應首先對區域產業集群技術技能型人才的需求展開深入調研,這是確保專業群建構科學合理的重要前提。唯有在摸清區域產業集群的類型特征及其內部技術技能崗位群在產業集群內部的分工協作關系,才有可能組建適宜的專業群。而且專業群調研同傳統的專業調研存在著根本的不同:專業調研一般聚焦于某一特定行業之中,調研的重點是要找到該專業所欲服務面向的職業崗位群;但專業群的調研不應聚焦于特定行業之中,而應將視野擴展到產業集群層面,根據區域產業集群的類型與特征、產業集群內部職業崗位群的協作關系及知識關聯采取適宜的建群策略。一般而言,產業鏈上的企業可以聚集于特定區域,也可能是空間離散的。但產業集群內部的企業之間在地理空間是靠近的,而且產業集群內部企業之間一般而言構成了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條或產業鏈片段,在橫向上也構成了競爭合作鏈條。

                                            不同區域之間由于在經濟發展階段、資源稟賦之間存在著較大的差異,區域產業集群的規模、類型以及對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都會呈現出較大的差異。而高職院校專業群的組建必須首先明確區域產業集群的類型與特征,這是開展專業群建設的首要工作?;谇拔膶I群與區域產業集群內在關聯的闡述,對區域產業集群的深入調研要重點關注如下方面:一是區域產業集群是否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條,即各個產業部門之間是否基于一定的技術經濟關聯并依據特定的邏輯關系和時空布局關系客觀形成了一種鏈條式關聯形態;二是區域產業集群內部是由眾多分散的中小企業自由聚集而成還是圍繞某一主導企業形成,即產業鏈條在內部結構上是由中小企業自由協作聚集而成還是存在某一主導型的企業而其他中小企業依附于其發展;三是專業群所服務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包含行業類型的多寡,行業之間是產業鏈的協作關系還是提供不同產品與服務的并行關系。

                                            (二)崗位定位:確指區域產業集群內部職業崗位群分布

                                            通過對服務面向的區域產業集群的調研可以基本明確組建何種類型的專業群,但這僅是專業群建構的起始階段。更為重要的是,要深入調查區域產業集群對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明確專業群服務面向的技術技能職業崗位群,因為崗位定位是專業群進行建構的根本依據,也是后續專業群課程體系開發的前提。就崗位定位實踐而言,應根據所欲建構的專業群類型特征采取不同的崗位定位策略。如若依據對產業集群的調查所欲建構的專業群為"學科技術型"專業群形態,則應廣泛調查該產業集群內部不同行業之間具有共通性的職業崗位群。該崗位群應不具備行業的特殊性,而是不同行業之間具有共通的學科基礎與技術關聯的職業崗位群,并且調研企業的選擇應盡可能包括不同的行業類別。若欲構建的專業群都聚焦于某一特定行業,則應圍繞該行業產業鏈條中的技術技能型職業崗位群的分布展開深入調查,復合緊密型專業群形態調查范圍局限于產業鏈一段,而其他兩種專業群(行業聚焦、行業松散型)則應對整個產業鏈的上、中、下游進行全面的調研,再將調研確定的職業崗位群按照不同崗位群的知識、技術、能力素質要求的關聯性對崗位群進行歸并與分類。如,浙江某高水平高職學校的鞋類設計與工藝專業群屬于典型的"學科技術型專業群",崗位定位為服裝、鞋、箱包、飾品、家居、文創等多個行業共通性的職業崗位群。

                                            (三)建構成群:基于崗位群的知識關聯組建適宜專業群

                                            在對區域產業集群內部技術技能型職業崗位群進行深入調研后,就需要進一步開展組群工作——根據知識關聯度將所服務的崗位群進行歸并與分類,最后基于國家頒布的專業目錄確定專業名稱。"從最根本的意義上說,專業群編組的邏輯只能在知識層面去尋求,產業鏈、崗位相關只是尋求專業群編組邏輯的線索,而非編組邏輯本身。不應鼓勵學校把存在于一條產業鏈上,卻無知識內在聯系的專業生硬地組織到一個專業群中。"根據職業崗位群之間的知識關聯進行組群是一個需要充分發揮學校自身主觀能動性的工作。盡管專業群所對應的職業崗位群是固定不變的,但這些崗位群之間如何根據知識關聯度進行歸類,如何確保歸為一類的崗位群具有足夠的知識容量和教育價值,又如何依據國家頒布的專業目錄規范專業名稱并確定組建專業群的內部主次關系?這些都需要高職院校綜合考慮學校辦學基礎、教育教學規律以及國家專業設置標準與規范等多種內外因素。


                                            作者:王亞南  成 軍

                                            作者簡介:王亞南(1986-),男,河北磁縣人,教育學博士,金華職業技術學院、浙江省現代職業教育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主要從事高職教育課程論、教師專業發展研究;成軍,金華職業技術學院副校長,浙江省現代職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原文載于《大學教育科學》2020年第6期 P118-124)


                                            伊在人亚洲香蕉精品区